昨天,金華城區再一次被霧霾包圍,天天吸著重度污染的空氣,嗓子癢癢、幾欲窒息,你恨不得把肺掏出來好好洗洗。
  能夠買罐新鮮空氣嗅嗅嗎?還真有賣的。
  今年34歲的磐安小伙羊傑做“空氣罐頭”的生意已經兩年了。話說,他興許還真賺了不少。上個月,他剛剛換了新的座駕——一輛價值40來萬元的奧迪Q5。
  賣空氣?這不是無本買賣嗎?賣多少錢才有市場?誰會買?一切都讓人好奇。
  北方朋友一句玩笑話
  做旅游產品的他賣起了空氣
  羊傑是學醫出生的,畢業後,他賣過醫療器械,也銷售過化妝品。2009年6月,他辭職自己辦廠做了老闆。
  廠子不大,七八號人,是做旅游產品的,就是那種各大景點都有賣的商品,什麼賺錢就生產什麼,廠址就在磐安老城區。後來,為了節省成本,他把廠子搬回了老家磐安縣雙峰鄉。
  在浙江,多山海拔高的磐安一直以來就以空氣好聞名。
  昨天,錢江晚報記者查詢當地的空氣質量報告,實時顯示,離雙峰鄉最近的磐安花溪監測點空氣質量為優,PM2.5顆粒一直是0且無波動。
  不過,在做了幾年旅游產品之後,羊傑也沒想過,就在自己身邊天天吸進肺里的東西,能夠拿來賺錢。
  兩年前,有個北方的客戶到磐安玩,順便考察一下羊傑的工廠。
  也許在北方獃久了,整天被霧霾包裹,一到磐安,這個朋友就有點“醉”了。“你們這裡空氣真好,要是拿來賣,估計都會有人買。”
  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,羊傑回頭還真就磐安的空氣是否有市場進行了調查。
  他給以前的雇主和客戶打電話,詢問他們的看法,沒想到還真拉到一個單子,來自雲南,對方想讓他代工生產9000罐清潔空氣,加工費為4500元。
  有訂單說明有市場,於是,羊傑投資20來萬元,買來設備和機器,開始生產他的“空氣商品”。
  去工商登記備案
  工作人員也一頭霧水
  羊傑說,像他這樣生產空氣產品的,金華就一家,整個浙江也就麗水和溫州聽說過類似的企業。
  “一開始生產的,都不叫空氣罐頭,叫有氧空氣包。”
  羊傑說,因為是新鮮事物,一開始他去工商、質監等部門登記備案的時候,大家也頭疼,該把它歸為哪一類啊?怎麼審批啊?叫啥名字好呢?
  後來,經過商榷,有關部門決定將它歸到日用品一類。工商部門一個有經驗的朋友,還為羊傑想出了“有氧空氣包”這個名字,讓他高興了好久。
  說起來,“空氣罐頭”這個稱呼,據媒體報道,還跟習主席有關。
  2014年2月全國兩會的時候,國家主席習近平對貴州省旅游局局長說,你們那裡的空氣這麼好,可以賣一賣“空氣罐頭”嘛。
  這件事被媒體報道之後,空氣罐頭的稱呼開始廣為人知。於是,羊傑也順勢將他生產的空氣製品改名為“空氣罐頭”。
  10升裝空氣罐頭售38元
  一瓶夠吸百來口
  羊傑生產的空氣製品一共有3種,一種是氬(yà)氣,主要用於紅酒保鮮,這個不外售,全部出口澳大利亞;一種則是實驗室用氣體,比如瓶裝氮氣,以液氮加溫提取,再裝瓶賣給實驗室或者檢測機構,可以零售;最後就是空氣罐頭了,也是目前為止3種產品中賣得最多的。
  呈現在錢江晚報記者眼中的空氣罐頭,琳琅滿目,品種繁多,但無一例外,瓶身都是鐵或者鋁的金屬材料。
  按照吸氣方式的不同,空氣罐頭還可分為面罩型和吸管型兩種。
  面罩型就是一個透明的小面罩,包裹住嘴巴和鼻子,吸管型則是用鼻吸,搭配的吸管可以延伸到鼻腔。實際上,出人意料的是,吸管型的製品材料費錢,平均每罐成本要比面罩型高0.5元。
  至於罐頭的容積,則是可樂瓶大小,最小號的裝4升壓縮空氣,目前零售價8元;最大的則是12升容積,按照包裝材料的不同最高賣38元一瓶。
  以一瓶10升裝空氣罐頭為例,售價38元,可以吸80到120次,以每次2~4秒計算,等於一瓶空氣實際上五六分鐘時間就吸完了。
  顯然,每分鐘花七八元買瓶空氣來吸,這對普通人來說還是有點奢侈。在羊傑開設的空氣罐頭淘寶專賣店里,這麼長時間了,一共也只銷售出去5瓶。
  鑒於普通人的接受程度有限,羊傑暫時沒有把空氣罐頭投向普通市場比如超市等的打算,擔心賠錢,“畢竟,大家願意花錢買礦泉水,卻沒多少人願意花錢買空氣。”
  主要銷往北方、做批量訂單
  很多房地產商買來送客戶
  空氣本身不要錢,賣空氣罐頭不是無本的買賣嗎?為啥要賣這麼貴?
  羊傑說,實際上,成本主要在罐子本身。他的空氣都是從大盤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取的。廠址在一個山村裡,用機器壓縮空氣,每分鐘可產600罐。
  “因為要壓縮,瓶子必須是金屬的,每個瓶子光成本就要六七元。”這些瓶子都是專門定製的,這一塊的成本無法節省。另外,壓縮好的空氣還要進行除水、過濾,裝吸管、面罩等工序,“這些成本除掉,並沒有多少利潤。”
  目前,羊傑主要做批量訂單,而且主要供應北方如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等空氣污染嚴重的地區。
  “主要是一些房產商,為了新推樓盤;一些展覽會、旅游活動,主辦方拿來做贈品。都是大批量的,並要提前定製。”羊傑說,“生意最好的時候,幾天就能賣上萬罐。”
  記者體驗
  我賣的空氣罐頭比陳光標的好
  在中國,陳光標賣“空氣罐頭”已經不算是新聞。不過,頂著“中國好人”的頭銜,標哥更多的是在炒作,並不是像羊傑這樣正而八經地做生意。
  “他(陳光標)賣的空氣,是沒有經過壓縮的,是一個正常的大氣壓,吸幾口就沒了。”羊傑說,“我的空氣是壓縮過的,裡面的負氧離子的含量是他的好多倍。”
  羊傑拿出一瓶產品,讓記者體驗了一把。只是,不知道是不是記者的鼻子不夠敏感,這罐空氣聞起來與平常的空氣並無兩樣。
  “可能在浙江,感受不出差別。”羊傑說,如果是在北方一些污染嚴重的地方,一下子就能聞出差別。
  羊傑希望,對於自己的這門生意,能夠得到磐安相關部門的支持,“只有將磐安的好空氣和旅游資源結合起來,打造一些清新之旅,這樣才能真正將磐安的空氣推銷出去。這個,光靠我個人是很難做到的。”
  新聞鏈接
  “空氣罐頭”成新的旅游特產
  “空氣罐頭”,顧名思義,就是用罐頭裝著各地的空氣。
  網上搜索一下,“空氣罐頭”已經成了一個熱門詞彙。貴州、海口、河南等地都有人推出“空氣罐頭”商品進行旅游推廣,有些甚至成了當地景區的旅游特產。
  美國一位叫諾克的富商,首次將空氣罐頭變成了商品。他在日本的富士山觀光旅游時,發現當地空氣特別好,令人心曠神怡。他腦中閃過一個念頭——為什麼不把這裡的空氣拿到市場上去賣呢?
  於是,經廣泛宣傳,他把富士山的空氣裝進罐頭裡,命名為“富士山空氣罐頭”,推廣到日本各地。這受到了日本民眾的喜愛,也受到了各地觀光客的青睞。這也是空氣罐頭被第一次真正地作為商品售賣。
  直到今天,富士山依然在出售“空氣罐頭”。
  2013年12月底,繼口罩大賣、空氣凈化器脫銷後,一罐取自法國小鎮、售價12歐元的灌裝新鮮空氣在網絡上成為人們關註的焦點。另外,來自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等多處的新鮮空氣,也都被賣家們裝進一個個漂亮的罐頭瓶里,成了公開叫賣的產品。
  本報通訊員 陳鑫洪 本報記者 傅穎傑 文/攝
  (原標題:PM2.5為零的磐安空氣罐頭10升裝賣38元,能吸五六分鐘)
創作者介紹

Little L

vncnwvvajs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